重游吴哥:雨季的暹粒

来源: 携程网

时间: 2011-9-16


随心导读 : 阳光透过云层,普照周遭,原来,这里的雨季也有太阳,雨季的阳光同样充满力量和热量。回旋、温柔、同样有力的凉风,充斥于每做殿宇,一阴一阳,又是两个世界。登至吴哥寺的顶台,直面这五座高塔,观望、凝视、发呆,不再需要相机,只用自己心的眼睛,任何一个角度,任何一个侧面,都是凝聚千年力量的所... (详阅正文)


重游吴哥:雨季的暹粒
半年后,再次踏上去吴哥窟的旅程。半年前,是从金边到暹粒,感觉吴哥窟距离中国很遥远,这次才发现,原来从广州到暹粒,只有2个多小时的航程。原来,这个我一直想再去一次的神秘之国离我们是那么那么近。仅仅2个小时,两种气候,两个世界。
下了飞机,才意识到忘了柬埔寨和中国有1个小时的时差。预定好的客栈可以提供免费接机,可是我在网上告知他们的接机时间比现在晚了1个半小时,于是搭了出租车。出租车在暹粒是个稀罕物,暹粒市区或吴哥遗迹区是绝对看不见这样的交通工具的,因为有tuktuk车或摩托车,是非常好的旅游代步车。半年前我在这里根本没见到过出租车,原来,它只在机场出现。
车窗外,细雨绵密,夜晚的空气很湿润,因为是雨季。可是柬埔寨9月的雨季一点都没有我想象的可怕,不闷热,早晚仍是凉爽的。“现在是不是常常下雨?”“这里天天下雨,但9月份白天温度最多30度。”司机笑着说。天哪!这么凉快?出行得匆忙,我没有仔细查询暹粒的温度,准备好了和潮湿闷热的热带雨林雨季“恶劣气候”交个手的,没想到,这里的9月气候如此美好,除了每天会下大雨,但也就是阵雨。出租车司机在暹粒看来也是个稀罕物,他的英语非常流利,比大部分tuktuk车司机更流利。当我说不出“单程、双程”这两个词并表示柬埔寨人的英语都很棒时,他摇了摇头:“只有15%的柬埔寨人能说英语。”是的,只有能说英语才能在暹粒这样的举世闻名的旅游地生存,但柬埔寨其他的广大贫穷落后的区域,更多的人住在农田旁草棚内,每天为食物忙碌,不可能会异国语言。
15分钟就到了客栈,还是由于雨天30码左右的速度。暹粒机场是我到过的距离市区最近的机场,比起动辄1个多小时车程的中国大城市,这真是太幸福了。客栈的前台和提行李的小弟,依然是那么友善的典型柬埔寨人。到的地方多了,就能从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分辨他人的微笑是虚伪的还是真诚的。前台都没有收我一分钱的房费我就先住进了房间,我想起来才下去付费,房间不需要押金,插座转换器不需要押金,租自行车1美元一天居然也不需要任何押金!大床房空调、电扇、冰箱都有,房间整洁干净,才12美元一天,太超值了。小弟提着我的行李走在楼梯上,我感叹他为什么不穿鞋子,第二天才发现,他们的鞋子都脱在一楼大门外的,难怪即使这么潮湿的雨季这个三层楼的客栈小楼仍旧到处都十分干爽洁净,走道的地砖上见不到一滴水一粒尘土。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租了自行车,出发。缓缓行进在笔直的通往吴哥遗迹的道路上,tuktuk车、摩托车从身边驰过,感觉,自己象个柬埔寨人。渐渐地,两旁的房屋不见了,换为目力无法穿透的密林。热带的数异常自由,恣意的不断不断向上生长,总有令人惊叹的高度。道路笔直而长,望不到尽头。无论是同向的,还是对面而来的,都有当地人报以亲切的微笑,有的tuktuk车或摩托司机驰过我身边,还会回头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少年或幼童,骑着比他们的身躯大很多的自行车,先是羞涩地看着我,当我向他们微笑时,他们会毫不吝啬地立刻给我一个无比纯真的微笑。这个并不富裕或者说很贫穷国家的人民,却有着最灿烂的发自内心的微笑。大多数的当地人向你迎面走来都会先向你微笑,如果是你先向他(她)笑,他(她)会在1秒钟之内回报给你的微笑,并且他(她)的笑容持续时间会远远长于你的。我想,对于我而言,“吴哥的微笑”不是指吴哥城门上的四面佛的微笑,也不是巴戎寺那200多张佛面的微笑,而是这个国家每个普通人的微笑。而在我们国家,这样陌生人之间的微笑是几乎绝迹的,人人都是一张扑克脸,如果你向陌生人笑,得到微笑回报的比例应该不会超过5%,同样,平素当有陌生人向我微笑时,我的第一反应更多的会是疑惑,而不是快乐。这与羞涩、内敛、传统无关,柬埔寨百姓比中国的百姓更羞涩、更保守、更传统,这也许是天性,是这个国度千百年来的习俗。他们都很贫苦,生活艰难,每日辛勤工作得来的一点点钱只是为了购买食物,但他们仍会对身边的事物报以发自内心真诚的微笑。
这条直路的尽头就是吴哥寺的护城河,每次经过这条护城河,总禁不住停下来驻足观望。称它为“河”太委屈它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宽的护城河,四面环绕这个国家的象征——吴哥寺,任何一处都是将近100米的宽度,某些角度它更像湖,波光粼粼,波澜不惊。再次看到这座建于900年前的神迹,这座历史上曾作为印度教、也曾作为佛教神庙的殿宇,以五座玉米型的耸立石塔俯视人间,俯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这次,我不赶时间,因为我不再需要急着在3天内看完吴哥所有的大小寺庙和遗迹。这次我把时间完全交给自己。所以,我花了整整5个小时在吴哥寺,其中的2个小时是细细看了吴哥寺那举世闻名的第3层回廊浮雕。对照着书本,一点一点地辨认和欣赏。第3层回廊每一面都是100多米,刻画了印度教神话中的战争、善神恶神一起搅拌乳海、天堂人间地狱、帝王御驾亲征等场景,整面整面的墙满是神仙、人物、动物,重重叠叠、没有一点留白。战争中肢体和肢体缠绕,兵器的交锋、多头多臂的神、迎风摆动的丰茂树木,满目的动态感。这不是单纯的观赏,这是与充满想象力、智慧力的900年前古高棉艺术家的交流和对话。每个形象的丰富表情和灵动姿态,细看盯着看,能对于当初创作者的意图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想象。
阳光透过云层,普照周遭,原来,这里的雨季也有太阳,雨季的阳光同样充满力量和热量。回旋、温柔、同样有力的凉风,充斥于每做殿宇,一阴一阳,又是两个世界。登至吴哥寺的顶台,直面这五座高塔,观望、凝视、发呆,不再需要相机,只用自己心的眼睛,任何一个角度,任何一个侧面,都是凝聚千年力量的所在。顶台四周的墙上,有众多阿普沙拉仙女像,这印度教里为绝色且善舞的仙女,几乎存在于吴哥遗迹的任何一个角落。但,这里的阿普沙拉发型、衣饰独特,各不相同。也是在这里我找到了我认为的最美丽的阿普沙拉,她静立于一堵墙的拐角,我想几百年来很多人与我有同感,因为她曾被被无数双手抚摩,表面已十分光滑,不像石像、倒象瓷像。站在顶台的任何一扇石窗前举目四望,四周,没有山,没有房屋,这吴哥遗迹本就是孤独的,独自矗立于密林中沉睡数百年。护城河之外,是望不到边的热带密林,和布满天空的翻卷的阴云。这大概就是热带的雨季才特有的云,层层叠叠,浅灰、灰、深灰、白色的云,滚滚而来,象那壁画上的军队,无边无际。我想,热带的民众是喜欢云的,因为云预示着雨,雨水代表丰润和富饶。
离开吴哥寺,已是正午,阳光满地,刺得真不开眼,但并不是难以忍受的灼热。还好,吴哥寺到巴戎寺的距离不远;还好,是雨季,路面没有扬尘,因为每天晚上都会下雨。此时的我,真的想说,雨季的暹粒,真好。
巴戎寺,这座吴哥遗迹中的经典之作,屹立于吴哥城的中央。26座高塔、位于塔顶的200多张佛面,又是吴哥遗迹的代表。这一次,我更想去看看半年前没有看的巴戎寺的另一瑰宝:位于东侧和南侧第一层回廊外墙的浮雕。这次随身所带的书本比上回带的好,才知道有这样的描绘当时百姓生活的浮雕。这800年前的浮雕,保存完好,和吴哥遗迹其他众多描绘众神和君主的浮雕完全不同。众生百态,尽显古人的幽默和智慧。我最喜欢里面的鱼,这种鱼的造型在其他寺庙从没有见过。无数的鱼,大的,小的,也是层层叠叠,各种方向各种姿态。鱼在水里游,上面是船,穿上居然还有梳着发髻的来自中国的商人。
我在巴戎寺的顶台呆坐了2个小时。再次感叹,雨季真好,雨季是暹粒的旅游淡季,巴戎寺上游客不多。还记得上次来巴戎寺,天,到处是人,每做塔下坐满了人,人面远远多于佛面。而今天,我可以一圈一圈自由自在徜徉在这座座佛塔之中,真的做到书里建议的从各个角度不同的方位凝望这些世上绝无仅有的巨大佛面像。200多张佛面,各不相同;同样一张佛面,不同的角度也是不一样的表情。坐在这里,四周被佛面环绕,他们的安详微笑让我心中无比平静。我在其中一座十分著名的佛面前坐得时间最长,这面佛保存完好且距离游人很近,游客经过这里总会留影,在这里我听到了将近十种语言在拍照前说“一,二,三”。这个地球上,能聚集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游客的地方,屈指可数,吴哥窟就是其中一个。
午后的阴云,间歇地遮蔽了骄阳,未曾想,这9月的下午,竟比2月的下午凉爽。象王台前,两条垂直的笔直大道,一条通往北门,一条往东通往胜利门。站在交叉的路口,都看不到尽头,看不到立有布满青苔的四面佛的城门。这吴哥城,现在除了遗迹,就是自由生长的植物。真难想象,这里曾居住几十万居民;也难想象,这交叉的路口、这象王台前,曾有几百头大象列队阅兵。太阳不断往西移动,透过云层,隔着树影,和一千年前一样俯视着这座城池。
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半年前在柬埔寨载我履行的tuktuk车司机Engly,我们已成了朋友。“Zoe,你在哪里?”“我在象王台”“你昨天怎么不让我来机场接你呢?”他还在为作为朋友没能来接我深感懊恼。我觉得既然是朋友,若他来接我,我是给钱还是不给钱呢?再象给陌生tuktuk车司机一样的车费,总觉得怪怪的?可是不给钱,他来接我也占用他工作挣钱的时间。所以我来之前再三和他说不用他来接我。我解释这时“different culture”,后来想想,其实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就和他说这是“Zoe’s culture”,哈哈。反正他是怎么都无法理解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奇怪想法。他有个可爱漂亮的4岁女儿,一直想去看看,所以Engly约了我晚上8点到客栈接我去他家。
5点半,满天阴云,今天的日落是看不到了。雨季的暹粒,一切都好,就是很难看到日出日落。而且,六点后,天暗得出奇的快,当意识到吴哥寺到市区的这7公里路,两侧基本没有路灯时,我开始加快踩单车的速度。回头望一眼矗立着5颗“玉米石塔”的柬埔寨象征——吴哥寺,没有阳光的照射它是如此诡异阴森,仿佛随时会有鬼神飘出。骑着单车,我以20分钟的速度骑完了这通往市区的7公里路,还好,一路不时有摩托车或tuktuk车和我同方向载着游客进城。但也有很多当地人,骑着摩托车朝着吴哥寺的方向驰去,奇怪,他们这么晚去吴哥寺方向干嘛呢?吴哥城里也米有任何民居啊。暮色四合,狭窄而笔直的路上,除了看到摩托车的前灯一盏盏迎面而来,其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比较安心的是,这条长路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位暹粒的警察叔叔在路旁“坐岗”,身旁也停着警察的摩托车。
在客栈门口的大排档吃了一美元一碗的noodle soup,超好吃,而且做法配料就像我家乡的“汤米粉”一模一样!大米做的细细的米粉条,比粉丝还细,配上蛋皮、芹菜、肉丝,反正就是好吃,也许是我太饿了。总是象闹钟一样准时的Engly,晚上8点再次准时出现在客栈门口。“Nice to meet you again”,他伸出右手,我先是愣了一下,也伸手礼貌地握手。流利的英语,周到的礼貌,谦逊的笑容,坦诚的眼神,说到时间时永远说“It’ up to you” ,很难相信这样的礼仪和谈吐,出现在这样一个贫穷并二十多前还充满着战乱的国家,出现在一个每日辛勤兜客开tuktuk车就为挣钱买食物养家的柬埔寨青年身上。Engly高中毕业后,由于家里没有钱供他读大学,他只身一人从家乡来到暹粒,靠开tuktuk车谋生。有了些积蓄后,他现在在读夜校,不断努力想取得大学文凭。 但,生活的压力是那么大。柬埔寨这样经济不发达的国家,每个家庭也一样更希望家里有男孩,“因为男孩有更多的力量,”这时Engly的原话。是啊,看到暹粒街边叫卖的大多数都是女孩子,女性在这样的国家就业机会少之又少。 他太太11月份就会再次生产,可惜的是,这次还是女孩,而且一对双胞胎女孩。每当他说到这里,忍不住流露出遗憾。我现在开始理解,在这样不富裕的地区,和我们国家的很多地区一样,家里有个男孩,可能比女孩有更多地劳动力、有更多地就业机会。
再次 坐上这辆熟悉的tuktuk车,穿梭在暹粒市区的街道。5分钟就到了他家。一家三口目前租住在一个车库改建成的15平米房间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那就是4岁的Lina。“Hello, nice to meet you, Lina”,我和弯下腰,和Lina打招呼。Lina小小年龄已在“私塾”学习英语。Lina光着小上身,穿着干净的黄色花花裤衩,大大的眼睛,立体感强的五官线条,羞涩地笑着,不说话的小美人。“她能听懂你说的,也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英语”,Engly说着,并用柬埔寨语对Lina说了几句,估计是让她和我交谈的意思。Lina还是害羞地靠在她妈妈旁边,不说话。实在也难为她,如果是4岁时的我,面对陌生的“外国人”,也肯定是这样的表现。Engly的太太,按高棉审美观,绝对是个美人,因为她的脸和我之后再暹粒博物馆看到了一尊古代高棉美女的雕像一模一样!他太太听不懂、也不会说英语,现在我相信了,大多数的柬埔寨人不会英语。暹粒这样的国际性旅游胜地,在客栈、景区、商店,游客能接触的到的柬埔寨人,都会英语因为他们靠旅游业谋生。在吴哥景区还可以碰到流利说着汉语、日语、韩语、法语的柬埔寨导游。而普通的柬埔寨百姓,大部分不会英语。Engly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否则不会辛苦地不断自学;否则,他更不会让女儿从小受英语教育。只是,生活对于他而言,太辛苦了。
吴哥城周围有很多值得去的寺庙,如果真的要仔细看,一周的时间差不多。我还只有1个整天,第3天我计划在暹粒市区逛逛、并参观暹粒博物馆。所以第2天就只去了吴哥城附近2个规模最大的寺庙:北门附近的卜利坎寺,以及因为“古墓丽影”而闻名世界的塔布隆寺。在吴哥,真的不能赶,要细细看,就得忘了时间。每座寺庙,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故事,有无数的精美浮雕。关键是,还得有本好书,书就是最好的导游,一个不会催你的导游。在吴哥,可以看到很多像我这样拿着本详细介绍吴哥窟的书,一个人边看边找的游客。一个人和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迹对话,是喜欢安静、喜欢思考的人喜欢做的事。 有时候,一个转角,或合上书偶一抬头,会遇见同样一个孤身女子,手里也拿着一本书,看着墙上或门楣上的雕塑。随后,大家相视一笑。
第2天的夜晚,很大的雨,好像下了一整夜。第3天的上午,骑着单车,本想去河边逛逛,却发现一夜爆雨后,河水暴涨,整个河边的商业区全都是积水,深则及膝,浅处也没脚背。积水深处,有小孩在游泳,有摩托车司机在洗车,来往的人也没有愁眉苦脸,这是每年雨季的平常。大家依旧笑呵呵地来来往往,空闲的餐馆酒吧服务生就站在路边看来往车辆的热闹。我也是不怕水的,虽然积水浑浊,和这里的孩子一样,觉得积水很好玩。骑着单车在大街小巷有点艰难的前行,不是有等在路边拉客的tuktuk车司机笑着好奇地看着我,或说“Koniqiwa”(暹粒有很多日本游客),或说“hi, lady, I can drive you to where you want to, it’s full of water!” 柬埔寨人很淳朴友善,我总在想,是不是和他们90%以上的国民信奉佛教有关?偷盗、欺诈、不守信用,这种问题好像不存在。不坐他们的车,他们仍旧会笑容满面的和你说再见,仍旧会热情地给你指路。商店里,店员不会防贼一样跟着你,会整个房间就剩下你。这次因为骑单车,我观察了一下,柬埔寨当地人的自行车,一把锁都没有!后轮上空空如也没有后座锁,没有链条锁环形锁。借给我的自行车,只有一把链条锁。一开始还担心,自行车会不会被偷,后来发现,根本不用担心,这里不是我生活的城市。我在上海的自行车有4把锁,否则就会再次经历半年内被偷掉2辆自行车。真是不同世界有大不同,在暹粒,这自行车上的细细一根链条锁,只是装饰。
我在暹粒博物馆度过了第3天的下午,细细看了一整个下午。成百上千年的古物没有任何遮拦摆放在观者眼前,和吴哥所有的遗迹一样。我想这个地球上也很少有吴哥这样大方的地方,到处是将近1千年、甚至超过1千年的古迹,随便人穿梭徜徉。特别在吴哥古迹那里,没有任何禁止拍照或触摸的标识,我们可以自由地触摸那些10个世纪前的文明。进入博物馆时是艳阳高照的中午,参观结束出来时已是大雨倾盆。看来这个城市也舍不得我,知道我晚上得回中国了,哭了啊。
我想,我会再来这个地方的。美妙、善意、神秘、平静,这都是我所喜欢和向往的。喜欢独处和独自思考、独自发呆的人,应该都会喜欢这里。我就是属于喜欢吴哥文明的那类人,我并不那么熟悉这个曾经强大的文明的历史和文化,但这里,于我而言,是一个有着强大精神感召力的所在。我就是莫名地喜欢这里。在千年历史之前,人类的短短几十年寿命实在短暂渺小。站在千年历史的建筑、浮雕前,真正感受到旅行的意义:发现渺小自身之外的广阔空间,把自己从寻常刻板的生活中暂时抽离。在此,我真的很想引用一个闺蜜最近的一段原创“蛮夷文字”,很能表达我此时的感觉,没有得到作者版权允许,就先借用一下:
The meaning of travelling, maybe is just in another brand new world,
to feel , to meet with ,to find out the true you,
Let’s forget about everything, forget all these loves & hates, forget all the boring things…..
Let us be ourselves, let us enjoy.(tuktuk车司机 Engly联系方式:855-0976050672,km_engly@yahoo.com;有想去柬埔寨暹粒的朋友可以联系他。)

相关阅读

吴哥窟:为了那个会微笑的高棉
千年前的微笑
亲临吴哥
KIKI的150多天间隔年旅行
你是我心中的惊叹吴哥
取经5人组的暹粒游
塔布隆寺
吴哥超高性价比自由行攻略分享

评论

暂时还没有人对 [重游吴哥:雨季的暹粒] 发表评论

+添加我的评论

@copy right 2009 by
随心游LOGO
随心游 suixinyou.com
沪ICP 0703216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